2008/2/5

[每一個委託案都是挑戰]


我一直覺得插畫家接受插畫委託案,
有點像一種翻譯工作:

負責把文字轉化成圖像。

而對我來講,文字之間總是隱藏著畫面,
閱讀的時候,我可以看到它。
要是沒畫面,通常是我心不夠靜、
當然也可能是文章類型與我個人的經驗距離太遙遠、
還有,也可能是文章寫得太爛。

都有可能!

通常報紙所委託的案子大多是讀者投稿,不能期待在這些案子當中閱讀到多好的文筆,
倒是內容鈴郎滿目,投射著人性中各種負面習性,
每一則對我來講都是一個大挑戰,
我只好當作練功。

通常要是文章本身不理想,
又必須為這樣文字畫插圖,
圖像太貼近文章的本然面貌會太露骨,
我自己看到太露骨的插圖,感覺很不舒服。
所以這樣行不通。

這樣一來,我覺得自己不只是一個翻譯文字的人,
還必須是個化妝師,
幫一個長相平凡的女子化妝,
讓她看起來變漂亮,
但還認得出是原來那個女子。


不過,這類非文學性的文章:
比較社會、財經、政治議題的文章,
對我而言也有趣味之處~
畫這類插圖除了轉化成圖像、兼具當化妝師的功能、
我自己則在其中練習一種類似腦筋急轉彎的遊戲。
畢竟報社的案子有時間壓力,
對我這種慵懶度日的SOHO族來講,
具有良好的醒腦作用。

每一次接到稿子,絕對都是一個挑戰。




2 則留言:

曉茵 提到...

說得沒錯啊!
我也曾有段時期得面對報社讀者的婆婆媽媽式投稿文,總是要想盡辦法把抱怨的情緒美化成圖像,但我通常做這種腦筋急轉彎的遊戲,答案總得在斷了好幾根腦筋之後才解得出來啊~~~

Zulica's BLOG 提到...

是阿,所以常常要發呆「保養」我的腦袋。